不觉小格
The Swamp Is On Your Head

《逃离武汉》第十幕 留下希望

从石材厂出来,我们一直向西南,

电瓶车是充好电的,动力很足,

看来是提前准备好的,我断定跟着她一定是正确的,

路上,我终于问到了她的名字,六六,

她父亲是武汉市卫健委的,由于发现疫情,

上级却怎么都不让报,

她父亲一直努力把消息传出去,

直到被软禁,

“父亲在进去之前把从10月份开始的疫情解析,

全部记载在他的笔记本上,

这是他在去山里休息的时候发现的,

那时候他只是托自己关系,让当地得病的去就近城区去就医,

没想到,慢慢地得病的都在半个月左右死了,

直到12月的时候,爸爸接到了,山里的一个电话,

是村书记的,电话里说,当时去医院的在2个月前死了,

村里还有几个相接触的人,也有2个死了,

我们又送过去2个病人,

但是医院之后就说,让我们去市里,这里看不了,

现在村里很多人都在发热,咳嗽。

于是爸爸才发觉时间的严重性,

立刻调取市里面各家医院的数据,

都没有上报新的肺病,

都写普通肺炎,而且在近2个月内死亡的,

由于太过普通,反而引起了怀疑,

通过私下的关系,几个院长、主任医师和护士长的透露,

父亲确定是新型疫情爆发,

因为2003年父亲在广东经历过SARS的疫情救治,

母亲就是因为SARS去世的,

再加上山里书记报告的情况,

只要上级继续查下去,肯定能确证。

于是…

(涉及政治,不便写)

直到被软禁,

在遇到我那天,来追她的就是市里的便衣,

他们很早就在我的家附近巡逻了,

爸爸骗他们给我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说出差,

但是爸爸用我们之间的暗语“妈妈的菜谱”,

告诉了我笔记本的所在。

我为了救爸爸,立刻去了市公安应叔叔那里,

不过被人泄密,于是就决定把我也抓回去,

我这几天在城里躲来躲去,

有时在朋友家有时在足浴店,

爸爸上面写了一系列的操作,

但是我没法做到,

因为我没有物资,

于是这几天,我在城里面用爸爸信用卡,

买各种口罩、防护服、过滤棉等等,

当然,市里面也很紧张这些,资源,

正规途径你也知道是买不到的,

所以我,我是看那些恶意涨价的,就直接趁他们没注意偷出来的,

我这个大背包里全部都是,

爸爸说,这些东西必须要送到黄冈的几个山区里,

他已经通过个人关系,

请了很多亲信去几个山村,进行知识普及和防治,

只是物资不够,让我自己想办法。

谁知道,封城这么快,好不容易才出来”

我们开了足足1个半小时,

来到了第一站,大坳水库的大坳村,

村口路上有个阿姨好像很早就在这里等着我们了,

看到六六闪了两下远光灯,开心的立刻叫喊起来,

我们从大背包里拿出了1提N95,4袋医用外科口罩,2盒过滤棉,

然后从我这个背包拿了1个呼吸面罩,

院子里跑出来好些人,但都被拦着,

一位身穿大褂的年轻人,来到我们车旁,

确认了数字,交代了大坳村的情况,

立刻叫我们走。

我们没留,直接下一站,

梁家山村,

张家坳,

曹家寨,

然后到水库边,等着的师傅,载我们去了河对岸,

上岸就有个三蹦子的阿姨,等着我们,

我们继续,送货到,

郑家坳 ,

李家坳 …

直到送到盐田河镇,

我们直接被带到镇上的中心小学,

这里小学已经改造成紧急疫情控制中心,

我们也送出背包里最后的物资,

同样的情况,六六都记录了每个村目前的疫情及防治情况,

我问六六,

“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

六六说,

“根据现在统计的情况外加微博和官方的消息,

比爸爸预估的还要严重,

我会把这个交给情况,亲自交到湖北省政府去,

然后把我爸爸要出来,

所以,我等下要回武汉 ”

“回武汉?”

“是的,靠我一个人的力量,你也看到了,

根本不可能,只有国家出手才能紧急扼制病毒的继续爆发,

我相信,每一位这种时候逃出来的武汉人,

一定是为了重回武汉,

出来并不是逃避,而是为了寻求更多的帮助,

找到更多的解决办法,

众志成城才能战胜这次的疫情!”

“我跟你一起回去,本来我想着逃出来躲着,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爸妈现在都在武汉协和西院救人,

我相信我去能帮助到你”

走,我们回武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You Are In Danger » 《逃离武汉》第十幕 留下希望
分享到: 更多 (0)

找Cloud69大爷的

走这里回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