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小格
The Swamp Is On Your Head

疫情与停载

到我正在编辑这片文章的时候,我依旧在一线防控,

2020.3.4.14.27

但是在我编辑《逃离武汉》最后2章的时候,邮箱里来了6个投诉,

我当然知道,哪怕我这个是香港的云主机,但是域名的whois里或者工信部还是很好查到的,

于是就有了我的联系方式,

投诉内容很简单,我总结了下,共4点:

1,思想激进抨击社会

2,文采太差影响阅读感受

3,蹭疫情流量

4,举报我是武汉在逃人员

仔细想想,投诉简直对门对口啊,当然除了第四点,

这里我自白一下,

我这个人嘛,就大学文化,成绩还不好,读书一会理科一会儿文科,工作一会儿技术一会文员,自己学的东西也没有深入,都是皮毛,也就混口饭吃,

但是奇怪就奇怪在我脑子好使,但不好被使,因为

一,我记忆力不好特别是记东西,但是做过的事情我过了多少年我还是能记得顺序和细节,于是让我看书记本子,就是浪费,最好的办法是把我放到实际环境里,

二,我爱杠everything,如果你们愿意理解成杠,而不是自动掩埋,我希望每个人有国之基础荣誉,家之真心爱护,之外,能对自己负责,仅此而已,

三,我身在政府机关身边各种党派各种纪委各种新老党员各种吹拉弹唱,但是我只能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吸收,就是因为脑子不好使,鸡汤好话也听多了,知道什么是社会现实,什么人在钻漏洞,更知道官场老套路商业手段。

可能或许因为我是话剧社的戏精社长吧,或许因为学的是消费者行为学,搞了个市场营销专业。

我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如果有价值不犯错我会做,我有自己的思想和期望,无论墙内墙外无论党内党外,我希望国家大好,我做我自由的韭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You Are In Danger » 疫情与停载
分享到: 更多 (0)

找Cloud69大爷的

走这里回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