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小格
The Swamp Is On Your Head

《母亲,若有若无》寒

一个办喜事的屋子久久有欢乐,红红火火,

一个办丧事的屋子久久有寒意,恍恍惚惚,

妈妈是早死的,60年代生的家里的大女儿,

心思缜密、吃苦耐劳、出类拔萃,却只因为是女的,

吃尽苦头,赚钱养家供养两个弟弟,

结婚后一直病痛30年,

怀孕时为了我,甚至发高烧也不打抗生素,

生下我后,你就因为结石割去了胆囊,

我们相信医院,我们相信医生,

但我们终究只是个病例。

医院都有完整的责任条款,

而且求医的我们只有一颗急切的心,

您说是不是郑树森院士、李兰娟院士。

您说可以救我们来了,

换肝,母亲报着必胜心态,自己开开心心走去了手术室,

手术,成功了,

哦,不,是换肝成功了,

您在妈妈体内的切肿瘤的微创,

才是导致最终失败的,

或许整整12小时的手术,您和团队很辛苦,

但是,把一节都破了个洞的肠子还没修复得放在体内,

知道整个内腔感染!!

内腔感染啊,

再二次打开,

二次打开啊!

你们是医生高明,胆大心细,

而我的母亲,离院接走时用抖动的手,

写下的:

为什么,换肝成功了,

而手术却失败了!

我那么相信你,

我那么相信你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You Are In Danger » 《母亲,若有若无》寒
分享到: 更多 (0)

找Cloud69大爷的

走这里回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