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小格
The Swamp Is On Your Head

《母亲,若有若无》戏

这是一场戏,

从我签字那刻起,戏已经开机!

所有人,都是同一句,

“你们已经努力过了”(别再坚持了,到时候我们还得出钱),

“XX,别担心,我们所有人都在”(快死吧,我们好解脱),

当然我也能看出真心的声音和眼泪,

当然这或多其实是同情,

同情母亲的病痛,

同情母亲的早逝,

同情我们家的苦难,

同情我们家的失缺。

…14:25:10

那时,胡子叔叔赶到了,

母亲叹出最后一口气后,闭眼了…

同时,哀乐,起…

(谢谢天猫精灵,其实,你才是真正陪妈妈走完的)

一切都很自然,

母亲睡在97年借钱装修新房买的大床上,

一切都很井然,

该点灯的点灯,该摆盘的摆盘。

这时候,唯独不见的一个人,

父亲,或许你自由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You Are In Danger » 《母亲,若有若无》戏
分享到: 更多 (0)

找Cloud69大爷的

走这里回Lofter